铭忆

真香(下)

设定和之前一样


罗雀

其实他的性格和张起灵差不多,不过好像更狠一点,你和他也算得上朋友了,有一次,尹南风突然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,问着问着又问你身上,

  “我不喜欢她,我们只是同事”

他一脸正经,就连尹南风都觉得他这次是认真的。


你打开开始干活,可还没动手,有人就通知你休息,几天,你心里疑惑了一会,但也不去在意了,原路返回回家宅着,你是休息了,因为他替你把活干了,有人好奇上前问:“罗主管,你为什么让她休息呀?”

   “我乐意”

   “那……你们是什么关系呀?这么照顾她”

   “恋人”


黑瞎子

那天,他很自信地说:“我告诉你们,黑爷我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,什么女人没见过,怎么会喜欢她!”。在场的胖子和解语花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默默不语


某天,他和解语花看到你被一男的纠缠,上来就是将你俩扯开,等你被解语花带走,对着那的就是一拳,对在地上的男,说

  “死远点,黑爷我的人也敢动!”



解语花

你算是他的发小,长大了又成了他的手下,帮他处理了不少事,包括照顾他,有时候,你们的行为,让旁人误以为你们是情侣,黑瞎子还开玩笑地说解语花喜欢你,他微怒道:“别乱说!我们只是朋友”,


这次,你无声无息地去了外地旅行,这一次就是七天,你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个凌晨了,路程中,他突然给你打了个电话,问:“你到了吗?我去接你”

  “不用”

  “我有事问你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我们是朋友吗?”

  “是啊”

  “可我不想当你的朋友了”

  “为什么?”

  “因为,我喜欢你,想当你喜欢的人,就是,男朋友”













真香(上)



设定和婚约的时候一样



吴邪

他当时一脸不在乎,“我怎么会喜欢一个比我小十岁的!”他满不在乎,喝了一口酒,又道:“况且她一个比我年轻十岁的女人,肯定也要找个和她差不多大的”


今天,你被一男的搭讪了,拒绝男的离开后,胖子和一群人把那男的群殴了一顿,事后,“天真,你不会吃三弟妹的醋了吧?”

“废话!”

“正常,反正你们差十岁,你又不喜欢”

胖子将他当时的语气重述了一遍,他一听,急了

“谁说不喜欢!老子就喜欢不行呀!”

“你们差十岁”

“十岁又怎样,老子喜欢定了”


张起灵

他本来对爱情这种东西不会染上,何况性子情冷内向的你,他也以为你他不会喜欢上对方,去长白山之前,吴邪问他喜不喜欢你,

“不喜欢,我以后说不定会忘了她”

他本来就这样,强大如神佛,心冷如仙人。


十年后,你成了当家,他被吴邪两个人送进医院,说是在青铜门那受了伤,又失忆,于是把所有人都叫去他面前看看,你也被叫了过去。从你进了病房开始,他的目光一直放在你身上,你试探地问:“你记不记得我是谁?”。吴邪和胖子看向他

   “记得,吴言”

你很快离开了,因为没你什么事情了,但一天又一天地来了,吴邪将他交给你照顾了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“我想你照顾我”

   “而且,我喜欢你”




【盗墓bg】中秋“团圆”

  

某天,我无缘无故地被加进了一个群,那天是八一七稻节,我又一次平淡淡地过完,我没有去那茫茫长白山,也没去看到杭州西湖亭,只能宅在家里看直播。

     那个群里,加上我有十一个人,可是,在线的只有我一个人,也没有人说话,大部分是男生,用户名都是吴邪他们的名字,女的除了我以外,用的是秀秀和阿宁,年龄比较小的用黎簇他们的名字 我只当是一些稻米取了自己喜欢的人物名而已。

     因为快到中秋了,我一个孤家寡人在上海,不想回老家跟父母唠嗑,老板大姐可怜送我一盒月饼,量多包装豪华,看样子是个高级货。

   中秋假期第一天,难得放了四天假,干脆出来逛街,逛了一遍商场和商业街,逛了两个小时,买累了找了家饭店吃饭 ,刚坐下一会,又有个服务员过来问我能不能拼桌,我想着无所谓,就点头完后,面前就坐下来了三个男人,差点吓到我了,因为中间的男人完全就是一个吴邪,旁边一个胖子,一个戴帽衫,还不说话,完全的铁三角下一秒,青年看向我,客气地和我说了一声

     “谢谢”

“来!妹子你先点!”胖子很是热情,把菜单先给我看了一下,为了不让他们觉得不耐烦,我快速点了一些菜,其实也就两道菜。

   等菜上齐后,胖子和青年聊天 聊着聊着把我扯了上去聊天,而且我渐渐地被他们带了过去,我通知过余光看到了,那个帽衫的人扬起的嘴角。

    中秋假期第二天,为了不虚度一天,我干脆去电影院买了张《名侦探柯南之绀青之拳》的票,大太阳下,我被热得汗流浃背,直到进商场,空调发出的冷气让我好受多了,开场半小时前,我找了一家奶茶店,

     “一杯奶茶,三分甜,多冰!”

开口的同时,我查觉到有人跟我一起说了同样的话,往左边的声音来源看,发现是个看起来比我小一两岁的女生,我被她惊到了,因为她就像是三次元的秀秀,但我还是面无表情

     “一起吧?”

我向她提出邀请,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,她却开心地笑了起来,说:

    “谢谢姐姐!”

进到映厅的时候,黑暗中的走廊里只有我和一个男人,从他的打扮和表情,以及他戴着的墨镜,我差点以为他是黑瞎子本尊,情不自禁地说了句

     “小心点,戴墨镜未必都看得很清楚”

不只是因为这个,前面已经射出门屏幕开始播放的光线,那个男人停了一下,转过长笑着说:“已经很久没人跟我说这些了”说完,他加快速度离开。

下午,看完了一场电影,心血来潮地去食品区挑一点月饼,只是走到专柜的时候,发现喜欢的口味只剩一盒了,不过至少自己有了最后一盒,可是,正当我已经把手放下去的时候,又有一只他伸了过来,我往那一看,那个男的竟然穿粉色衬衫。空气突然凝固了下来,还是我先开口

    “给你吧,我能去买别的”

他满意一笑,将那盒月饼丢进车里,准备要走的时候,又转过头说

   “谢谢”

他离开了,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我想到了那个将粉色衬衫穿出杀气的人,那是一个粉红色专属的人,一个比花还好看的人。

    回家的公交车上,刚找了个位置,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,有个女人上公交车居然说没钱,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吧,为了不发生什么大事,我从口袋拿出两块钱,放进投钱箱里面,

    “我替你付了”

那女人什么也没说,坐到我后面的位置,我当什么事也发生,坐回刚刚的位置,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靠近,

    “谢谢”

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明显是刚刚那个女人,突然,下一站到了,公交车停了下来,我感觉到那个女人已经远离我并且下车了。

   中秋假期第三天,今天刚好有漫展,出了一次师姐,这次的漫展为了庆祝明天的中秋,特意买了各种月饼派送,但莲蓉的最后,我挑,只吃莲蓉不吃蛋黄,可我旁边这位小哥哥不挑,整块月饼张嘴就吃,还跟旁边两个男生聊天,我还在中程听到句鸭梨

     “黎簇”

不受控制地说出这个名字,旁边的人听到,好奇转过头来问

   “姐姐,你也认识鸭梨?”

   “不认识,但如果你是说沙海的话”

   “什么沙海?”

他不解,不过看我是玩cos的,连忙说:“我能和你拍张照吗?”“行呀”

    “苏万,别忘了我们!”中间男生

    “对呀!来张合照!”

三个男生马上坐在我周围,那个被称杨好的男生还多拍了一张。

    中秋假期第四天,也是中秋佳节,之前的那个群,全部人都在线,都在聊天,不过,吴邪突然提议中秋聚餐,让所有人都参加,黎簇三个男生马上赞同,还有些人表示同意,可我只发句

  “你们去吧,我去不了”

结果,群里由那个张起灵带头,一人一句为什么?其实不是有事,而是我一个熟人里的生人,会很没存在感的,

    “你们聚就行了,我还是算了”

我发了这么一句话,阿宁发了句

“那好吧”

很快,就进入了新话题,我也下线了,看在是中秋,去了菜市场一趟,买了些自己爱吃的,回到家给朋友们发句中秋节快乐,这,就是我过节的方式。

    番茄炒蛋、青椒肉丝、香菜炒牛肉,就这么三道菜,外加一杯可乐,这样对我来说是过节了,突然,手机屏幕亮了,微信群里有很多在祝对方快乐,我只是看了一会,正打算关了的时候,解语花艾特我中秋节快乐,然后又是一大波祝福,接着,吴邪艾特了我,

     “有个惊喜给你,开门”

我有点不解,但听话去开门,打开门的一刻后,我看到他们站在门口,

   “姐姐!”

秀秀突然抱了过来,让我差点接不住她,“你们怎么来了?不是聚餐吗?”我问着他们,心里却很开心,胖子走到进面,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,说

   “我们是讲义气的,说是全部就全部,是吧天真!”

   “没错,全部,一个都不能少”

这时,一只手搭在我左肩,是黑瞎子,指着那盘青椒肉丝,说:“那盘青椒肉丝归我了,等会还你们一锅的炒饭”

   “行呀,想做就去”

   “就等你这句”

说完,他拿着盘子进了厨房,这时,有人递给我一杯可乐,张起灵,他没有戴帽子,但还是面无表情,

    “谢谢”

    “来!先来吃月饼!”解语花开了那盒我让给他的月饼,三个男生先围上去,喊了声“谢谢花爷”,突然,他先是切了个块给我,道了谢后,发现是我喜欢的豆沙味,接着,全部人坐下来聊天说话,其乐融融,有说有笑的,仿佛是一家人一样,

     “吃饭了,青椒肉丝炒饭出炉了!”

黑瞎子真的是做了一锅炒饭,我打心里期待,没想到他真的做了一锅,等所有人入座,胖子端起一杯酒,说

   “来!全部人干一个!”

好像是从个娘胎里出来的一样,大家很有默契地拿起杯子,一起干了个杯。

    仿佛跟个梦,这个梦,三次元的我跟二次元的他们过了一次中秋,起因是因为那个群,第五天,我在床上醒来,虽然还是在自己的房间,却从心里涌出一种陌生和伤心,这时,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,还是那个群,所有人都在,下一秒,有人艾特了我

“妹子,咋天喝醉了头晕不?,记住好好休息”

第一个发消息的是吴邪,“姐姐,晚上出来看电影吧,小花哥哥请客”秀秀

“行,这次算我!”解语花

“别忘了我和哑巴张”黑瞎子

“还有我们三个!”黎/苏/好

“中秋快乐”

   

   

  

 

后续(一)

张起灵

你回到了上海,逼着自己埋头工作,希望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,你甚至连一个星期的活都干完了,在休闲的时候出去玩,逼着自己不去想,就在你快忘了的时候,吴邪五个人“突袭”上海,在上海的某酒店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 吴邪觉得他最近有些奇怪,时不时问吴邪你喜欢什么东西,而且,他还玩起了手机,还要了你的微信和电话,又知道了你的工作地点和地址。

   导致你每天被张海客和一些张家人见面,张海客每天都给你带了你喜欢的东西,而且光明正大地说是他送的,导致你这几天,了解了什么叫只能看不能碰,他送的东西,你全放在家里的冰箱,杨溪云不直一次跟你抱怨,自家冰箱快成巧克力专属冰柜了,可你也只能表示无奈,只能留几盒,其他的送给朋友吃。

    过了几天,吴老太也来,对他的态度,有了明显的转变,以前见到他,不仅没有好脸色,巴不得让他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,现在不仅好声好气对待他,有时还劝着你别生气,

   “我去!你们是都吃错药了吗?”

这是你的心理话,突然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。

    而今天,你还缠上了一些烂桃花,下午,有个你公司的员工,买了奶茶和花给你,先是放在桌子上给你一惊喜,你确实是惊喜了,还以为又是他送来的,杨溪云两人知道这事,用着有戏发生的眼光看着你,

     “别用那种眼神看我”

你打个寒颤,他那边通过张家的人知道了这事,还是面无表情,但胖子和吴邪查觉到了杀气和压抑,第一次被这样的他吓到。

    晚上,那个员工主动提出加班,刚好你又有事也留了下来,大约呆在办公室已经有半个小时,敲门声突然响起,

    “进”

员工推门而入,低着头给你送了杯烤奶,然后快速走了出去,你去拿的时候,发现上面还贴了一张,写着:

   “我喜欢你”

还画了个爱心,你有点觉得奇怪,平时不是跟他打招呼就是说谢谢,这也能发展感情?

    你当作没看见,直接拿着吸管插了下去,等你下班了,你就赶紧地离开,回到花园小区里,走着走着,你在单元门口看到他,一个人站在门口

    “你在这干嘛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你心里就是抱有一丝希望,他看向你

    “等你”

你眨了下眼,心里有点小小的高兴,但还是面无表情,

   “干嘛?”

下一秒,你突然被抱入一个怀抱,你还没愣过来,只听到他说:

   “我想你了”

你动不了,因为他抱得很紧,仿佛要将你融入血肉中,

   “我喜欢你,好久了”

他轻声道,头塞进颈窝里,他真的喜欢你,你离开的时候,全部人里他最急,但也很迷茫,直到进青铜门那刻,他才看清自己的心,十年之久,他都在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连做梦的能梦到,不过,是对他不冷不热的你。

    你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,回抱住他,小声道:

      “我也是”

你爱了十几年的人,也是伤害过你的人,直到现在才知道,他心里有你。

    然而第二天,那个小员工不仅遭到了你的拒绝,而且这几天很不顺,你每天都能看到一张苦瓜脸的小员工,每次他一看到那个员工,巴不得想去弄死那个员工

最近手机可能会被收,保佑我的手机能平安,不然后续写不了

@墨玖倾  @kyile  @久伴灵归  @一只肥喵🐱  @阿轴  @Vicky 帕西  @kylin咲  @kyile  @敬亭  @墨白  @非狐  @蓝尘  @墨玖倾

   

相遇 血族篇

中西双方区域刚合并不久为背景,女为中方修仙人士

吴邪

你那天见到他,是在中西友好晚会上遇到的,你身上的蓝白汉服,和你背后背着的古筝,与这片红火热闹的地方格格不入,而且你也是抱着只是来参加一会,就离开的心思,你也呆了半个小时就离开。

   你见没有人理会你,干脆去莲花池边的亭子弹古筝好了。

    你就这么安静地在亭子里弹古筝,面对月亮,手指不停地拨动弦,下一秒,你注意到有什么东西快掉进水里了,下意识抽出剑来,掐了到东西里面,在月光下,你看清了那是一支花瓶,上面还纹上了荷花,你还看到池边正想去接住花瓶的他,脸上还有些震惊的神色。

   你把剑小心翼翼地往你这边收,生怕弄碎了花瓶,等你入了手,再拿过去还给他

    “以后小心点,商朝的,可不便宜”

你看得这一只商代的花瓶,好心提醒他,他暖暖地笑着说:“谢谢!我叫吴邪”

   “吴邪?天真无邪”

你听到他的名字,第一个想到这个,不过也没多搭理他,回去做自己的事,不过,你突然发现他的眼睛居然是红色的,而且他刚刚笑的时候,露出的好像是獠牙,

   “西方血族,对吧”

你很是肯定,眼前的人是来参加晚宴的血族之一,他眨了眨眼睛,惊喜道:“对呀!”。你一听,不免警惕起来,他又笑

    “放心,我不会害你的”

@是颜辞呀  @阿轴  @kylin咲  @kyile  @敬亭  @顾鸡腿  @墨白  @蓝尘  @一只肥喵🐱  @非狐

要抱抱!(猫精篇)


张起灵

虽说他高冷,但是天性是猫,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很粘着你,化成猫跟你去上班、下班化人陪你去吃午饭、时不时玩你头发,还每天占了一半的床,占着也就算了,关键是刚躺下就抱过来,蹭蹭你的颈窝,合着你成他的抱枕了

    “小哥,能撒手吗?”

    “不能,我的”

每一晚都这么过去了,而今天,他突然不知道怎么了,化成人就成小孩了,四个人都成小孩子,不过,经过各种奇异事件,你们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 干脆在家休息一天,因为都秋天了,你给他弄了些温牛奶,作为猫的他,也拒绝不了去喝完,可嘴角的奶渍还在,你亲手给他擦干净,说实话,你觉得他现在挺可爱,而且抱起来好舒服,突然,他伸开双手,睁大眼说:

    “抱抱!”

在场的所有人一听,惊讶地看着他,可他不在乎,依旧说:“抱抱”,你当然听他的,一把抱住他,你觉得他好可爱呀,情不自禁说了句:“小哥好可爱”,三个姐妹一听,不禁觉得你们吃错药了

   “小哥今天好可爱”


今天更不了后续了,时间不够,不好意思,周末补回来

@是颜辞呀  @阿轴  @久伴灵归  @Vicky 帕西  @kylin咲


婚约(反虐)

以沙海为背景


十年了,你们三个有两个回到了九门,何疏寒就是其一,何疏寒改姓了,改了自己之前的姓,离开的第三年回到九门,从霍有雪身上夺回当家的位置,秀秀和解雨臣结束第一个月,就离了婚,不明原因,这只是她的不明原因,江言已经改回了原姓,一回到吴家,就来了一场“大改革”,搞得吴家成平三门的代表,杨溪云被自家人找了回去,得到了一家公司,成了吴家旗下的手下。


    一过十年,沙海计划有了你们,取得了成功,汪家人被清除,张起灵也从青铜门那里回来了。第一时间,他们五个人先回了吴山居。


张起灵

他一直跟在你旁边,一路下都沉默着,但你感觉他一直在靠自己你,你也什么没说,直赴宴会现场,酒桌上有一半是你喜欢的菜,吴老太和吴邪本来想找你叙旧,可你拒绝了,你只想一个人安静地过完一天,期间,你还喝了些酒,半瓶酒入腹,依旧心不跳脸不红,胖子被你的酒量惊到,又敬了你一杯。

   正要把敬酒喝了,他突然拿走,自己喝了下去,周围的人没怎么在意,可你在意,你喝过的杯,他接着用,算不算间接接吻?你这样想,你也赖得去管,换了个杯子,倒了椰子汁喝,不过,期间有人来给你敬酒,可都被他挡了下来,一杯接一杯,如同神佛的他,都被得一身酒气。

   等你把他送回山居客房的时候,他还直接赖上你了,双手一抱,头靠肩,靠的十分舒适,你无奈叹了口气,打算把他手扯开,“放开”见无从下手,你想叫醒他,只听到他说:

   “不要”

说完,他还往你这边蹭,“言,我想你了”他低头听道,你一听,先是惊讶,后是平静,“你喝醉了,别闹”你准备强制打开他的手。

    他下一秒清醒过来,坐好起来,问:

     “十年前,为什么?”

他低着头,牵着你的手,他知道他那时候的事,可他在你离开的时候,完全找不到一点开心,和那个女生在一起,反而更烦躁,而且,他还知道,你给所有人通知你的离开,唯独他,没有。

   你沉默了一会,开口说:“我……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”,你撒谎骗着他,你不想再说下去了,

    “我想你了”

他又将你抱入怀,他真是很想,进了青铜门,他更想你,所以,一直努力让自己活下去见你,“婚约,我重新定了,在一起好吗?”他紧紧抱住你,仿佛你就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光。

   你有点不知所措,可你的心告诉你,委屈、难过涌上心头,

   “对不起”

“我不会喜欢你的,也不能”你忍住心里的情绪,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你突然觉得,你爱不起他,这么多人喜欢他,如同神佛一样,让你不可触碰,而且,之前,他一直视你可有可无,他可以为另一个人,在你的心刮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痕。

   “为什么”他有些伤心,将头埋在你的颈部,他听到这个,第三次体会到伤心,一次是你离开,二次是进青铜,“我曾经爱过你,可你爱的不是我”说完,你强扯开他的手,加快脚步离开,你想把这些事从脑子甩开,可是自己会情不自禁去想。

    只留他一个人呆在客房,他此刻躺在床上,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表情,那是难过,他一直以为自己无心,直到遇到你,此刻他只觉得痛和难过,他甚至后悔,自己没有在那个时候,好好爱你。


解雨臣

你跟逃一样走出院子,“你去哪?”他在紧跟你身后问,

  “买东西”

你没好气地回答他,谁知,他牵住你的手说:“我请你”,你想甩开,可他抓得很紧,像在抓什么重要东西一样。

    你去附近的商店,买了一堆你们爱喝的,反正花的不是自家钱,回来的时候,你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问他

   “秀秀呢?”

   “不知道”

   “你是她丈夫还不知道?”

   “我们离婚十年了”

你听到后,惊到瞪大眼,可很快恢复平静,转过身去暗骂他一句“渣男!”,到了宴会,你负责鼓起全场的热闹,全部人也开心地吃肉喝酒,你却在看手机,脸色不好,因为,有人跟你玩表白,这兄弟十有八九是认真的,下一秒,一只手抢过你的手机,那人是他,他两三下把那个人的微信给删了。

   “你干嘛?!”

“我来告诉你,我们的婚约复定了”他头一次面无表情地跟你说话,“为什么?”你觉得没什么的事发生,“因为我想,所以就复定了,而且……”

  “我喜欢你”

你听到了,他不等你反应过来,把你带他的院子,他一脸认真,根本不是在开玩笑,他一直在等你回来,你离开第一月,他就离婚了,少了你,他感觉他活在折磨中,只有去你以前的房间呆一会,想像你还在,他才会觉得幸福,他有时候,希望一直沉睡不醒,因为只有在梦里,才能见到你,直到你回来,他不顾其他人怎么想,知道你在吴山居,想马上看见你。

   “你认真想想,你这样,老太太怎么想,秀秀怎么想,其……”

   “我不管!”

他抱住你,语气里全是不允许,“我不管,我只要你”他贴低你,不想你离开他,“可我在乎,我不是你的玩具,你想怎样就怎样,我爱你的时候,你不在乎,还和秀秀结了婚,我不在乎了,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这些!”你挣脱出来,转身离去,头也不回地走了,可你却是找了个地方哭了起来,你只是恨,恨他。

   他没哭,拼命在宴会上喝酒,估计酒,才能让他好受些,他解雨臣,从小想要的都有,可是,却得不到你。


有没有人想来个甜后续?

@是萧斐呀  @久伴灵归  @阿轴  @Vicky 帕西  @kylin咲


婚约(反虐三下)

因为时间关系,小三爷写不了

这次会用化名,不然好难理清

以沙海为背景

@kylin咲  @久伴灵归  @阿轴  @是萧斐呀  @Vicky 帕西
十年了,你们三个有两个回到了九门,何疏寒就是其一,何疏寒改姓了,改了自己之前的姓,离开的第三年回到九门,从霍有雪身上夺回当家的位置,秀秀和解雨臣结束第一个月,就离了婚,不明原因,这只是她的不明原因,江言已经改回了原姓,一回到吴家,就来了一场“大改革”,搞得吴家成平三门的代表,杨溪云被自家人找了回去,得到了一家公司,成了吴家旗下的手下。

    一过十年,沙海计划有了你们,取得了成功,汪家人被清除,张起灵也从青铜门那里回来了。第一时间,他们五个人先回了吴山居。

    吴老太太一见到吴邪上去就是一哭,老人都这样,不过十年,是个人都会去想念,除了吴家一些人,你们三个都呆在江言的院子里,坐在石凳子上喝茶的江言,停下了动作,轻声道:“他们回来了”,杨溪云一听,笑了起来,对着其他两个人问:“你们不去?”,“不去,明天回上海,见面怕伤感”何疏寒走到江言旁边,坐下来一起喝茶,杨溪云见状,无奈叹气,并摇摇头,也跟着坐下来。

    “小言!小寒!”吴邪的声音出现在身后,三个人转过头去,发现身上还跟着那三个人和王盟,何疏寒的脸色冷了下来,很快反应过来,说:“怎么了?”,吴邪接话,说吴老太太叫人弄了一场庆功宴,叫三个人过去。

    “那我先走了”何疏寒的眼睛喵了一眼她们,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出院子,解雨臣连忙跟上去,“你们先去,我们等会就去”杨溪云支走吴邪两人,其他两个倒是走了上来,

    “干嘛?”

杨溪云没好气地问,谁知,黑瞎子一上来就是抓着她手出去了,只留这两个人在,江言见状,嫌着无聊起身走人,谁知旁边的人一直跟着自己,江言也不管了。

  

黑瞎子

到了宴会上,桌上全是好酒好肉,还有青椒肉丝,今晚,你今天的饭,不是米饭而且青椒肉丝炒饭,而坐在旁边的黑瞎子,你查觉到他似乎很希望你能吃完,你抱着不吃白不吃的想法,吃完了炒饭,旁边的黑瞎子拼命喝酒,中途,吴老太宣布了一件让你们都惊讶的事,你们三个的婚约又复定了。

    一听这个,你想把胃里的炒饭给吐出来,不顾所有人的目光,起身离开,回了出发的院子,打算等会去外面开个酒店,躲他几天,你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入胃,让自己冷静一会,

     “你干嘛呢?”

他突然出现在你身后,心里有一种火在燃,你生生压下去,说:“把婚约解除了吧,这个不算数,而且,我们都不愿意”,十年的光影,让你的爱蒙了层灰,完全让人看不到。

    突然,腰间突然缠上两只手,你惊道:“干嘛!要耍流氓出去找别人!”你愣着了,这是你第一次骂他,而且还是脱口而出,“你怎么知道我愿不愿意?”他突然开口,

    “我们没感情”

“所以,放手”你警告着他,你不想对他动手,“婚约是我提的,我想复定的”他的头放你的肩上,腰间的力道加紧

    “我喜欢你,想你了”

你惊讶地瞪大眼,这是你一直想听的,你想哭,可根本哭不出来,可能,你对他死心了,“你别开玩笑”你平静地说,“我没玩笑,我是认真的!”他将头更贴近你的颈窝,他是认真的,他喜欢一个人,这个时候,他不想开笑,杨溪云离开的时间里,他是这么想念她,十年,足够他看到自己的心。

    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你,而且,是你说的,不想看见我,所以,你走吧”你看着已经有了夜色的天空,红紫相间,又道:“我爱你的时候,你不在乎,现在,我也在乎不了你了”你用力将他的手弄开,加快脚步离开,生怕他追上你,冷风吹了过来,墨镜之下,看不到他的眼睛是什么神情,他面无表情地吹着冷风,脸上没有笑容,手捂着脸,自嘲地大笑,转过身较低下头,从墨镜下流出两道泪水,但很快被他抹去,又恢复了那张没心没肺的笑,离开院子,同样的时间,不同的事,红霞还来褪下

只能一篇了,不好意思,谁让我明天要去学校,明天一定发,不好意思

婚约(三上)

人设还是一个样


黑瞎子

你一来到这里,婚约就在了,你压根不知道,你一出现,就赖在他家,以干活做饭为代价,勉强住在他家,因为你会青椒肉丝炒饭,而且每次量多,他也是图省钱才同意你住了下来。

    你为了不一住下来,他就会反悔,一个星期都吃青椒肉丝炒饭,而且有几次是自掏腰包,不过,你也无所谓了,毕竟是他,只是,每个月,秀秀都会上门要房租

   “瞎子!交房租!不能拖了!”

秀秀一开口就是这个,他开始耍皮子赖账拖房租,两个人一人一句,完全没查觉到你的存在,

    “那个,我替他交”

你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给秀秀,秀秀看到也不管是谁的钱,反正人家愿意,开心地拿过说:“还是姐姐你好,不像这个坏瞎子!”,说完,转身离开,他满意一笑,说“谢了!”

   你其实也不在乎那些钱,因为,这个世界的家人,一个月给你几万块钱来,一次就是一张卡,但能为他派上用场,你挺高兴的。

    渐渐的,你跟他混熟了,他有时叫你哥们儿,你也是嫌弃地接受了,只是仔细想想,你想听的不是这个。几次出任务回来,他都是带着伤回来,你平时挂在脸上的微笑成了面无表情,拿来医药箱给他包扎,“哟,挺专业的!”这是他第一次夸你,可你高兴不起来,只是默默给他包扎,就这样,你通过这个技能,跟他混得更熟了,每次秀秀来要房租,不是气怒地离开,而且笑着离开,因为他已经厚颜无耻地让你交房租了,你也是苦笑一声。

   你跟他又度过了两个月,一个女生的到来打破了你的生活,她也是赖着他才这了进来,不过,他们两个的感情比你更好,女生一住下来,他对她十分照顾,而且,你也渐渐看出了,这个女的是个心机婊,也是因为她,让你感受到了心机婊的厉害,她抢了你的一切,抢了你的权利、生活在这里的资格,让他第三次忘了你的存在,很快,你身为女人的第六感,告诉你他对她心存好感,头一次无忧无郁的你,第一次感受到伤心难受。

    那一天,你搬了出来,一个小时前,“你等会搬出去吧”他第一次不笑着和你说话,一脸冷漠,“为什么?我可以交房租给你”你也放下开玩笑的心情,正经地和他对话,“你这几天这么针对她,我都看不下去了”他点了根烟说道,你回想今天他出任务回来,她就去找他,看来是铁定是去打报告了,而且他也信了,看来,他已经对她上心了,

    “所以,今天之内,滚出去!”

这是他最后对你说的,你认命地出了房间,看来她得意的笑容,在你眼中,她不仅是嘲讽你,还是在你炫耀自己的胜利,你苦笑,

     “婊子!”

这是你的内心想法,不去理她,麻利收拾自己的东西,提着自己入住那天带着的行李箱离开,他没来送,大门被那个婊子快上,似乎在说“赶紧滚!”

     你忍住心里复杂的情绪,又是一声苦笑,可你看起来笑得很开心,仿佛胜利的是你,你摇摇头,拿出手机给解雨臣和张起灵那位发了信息,拿着行李箱去了火车站,上了那趟去往上海的火车。

   


婚约(二上)

设定和上次一样


张起灵

张家和吴家的人都知道,两家之间是有婚约的,起初,吴家是拒绝的,为什么?因为你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十一岁,在什么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,你当然是拒绝的,放着美好的自由恋爱不要,去玩封建婚约这套,你是非常不愿意的,直到吴邪的出现,你才把一切理清楚了,对方是上三门张家,又是张起灵,所以吴家想要到你二十岁再决定解不解除婚约。

     起初你不知道,会去问吴三省他们,结果一问,全家都怒了,两个叔叔面露怒色,吴老太太没好气地用手杖敲地板,吴老狗哼了一下,你见状也不问了,刚开始你自然是乐意的,但为了不在之后的剧情,拖他们的后腿,所以你去缠着他们教你倒斗和一些自保能力,吴三省很乐意,吴二白他们是之后才同意的,就这样,你学了十年,十年中,你没见过他,吴老狗也去世了,张家和霍家的人特别慰问了一下,在葬礼上,你挺难过的,不仅是已经躺在棺材里的吴老狗,还有他没来。

    等剧情开始,你见到他时,用点犹豫,在想怎么和他打招呼,经历过几次历程,你跟他的关系可以称为熟人了,你几乎没拖他后腿,反而帮上忙了,但你查觉他似乎不在乎,跟他在一起很辛苦,可你不在乎,每次下墓都跟着吴邪,因为跟着吴邪,他也会出现的,只是他这次下墓,还带了个女生,她也是姓张的,性格和你完全不同,外向、自来熟,你第一次自卑了,和她对比,她更和他说得了话,又是姓张的,而且不是近亲,多好的一对佳人。

     你有点难过,凭什么你的爱情,结出的都是坏果,一路下来,他一直格外护着那个女生,胖子还拿他们开趣,吴邪不知所措,他一开始就知道,张起灵是你的未婚夫,可他忘了,现在他不知道怎么办,等一切结束后,他和那个女生一起离开,吴邪把这事告诉吴二白等人,他们听完,勃然大怒,连吴老太太都向张家挺出解约,张海客做了代表,表示了他的想法,于是两家解除了婚约,可你依旧没看见他的到来,你突然觉得,自己像个第三者,或许他们早知道了,因为女生的原因,他没来,就好像电视剧中,白莲花女主和男主在一起,受到了祝福,而你这个女配,只是他们之间的“意外”。

    吴邪和胖子来安慰过你,你装着我很好的样子应付他们,胖子当时知道这事,又想上次夸他和那个女生像夫妻,恨不得在你面前,甩自己耳光,安慰过你后,他们就离开了,你独自坐在吴山居的花园里,平时扎着的马尾,头发披散开来,时不时有风吹过,你突然想念另一个世界了,至少,可以躲开他,躲开为他做的一切,至少,还有闺蜜陪你骂他渣男,陪你哭,想到这个,心头的委屈、伤心、想念涌上,你跑回房间,锁门小声哭起来,你不能大声哭,就如同告诉他,你喜欢他,他不喜欢你,爱情是谁先爱上谁输,你不仅输了,还输得如此难受。

    你学着小花他的未婚妻,收拾自己东西,准备去上海,离这里和他越远越好,吴邪和胖子用过一切办法阻止你离开,你不想把事闹大,过了一段时间,趁半夜没人离家出走,你买了票,上了火车,等开了几个小时了,你对所有人发了句“对不起”,对那个女生发了一句“照顾好他”,你将卡从手机抽出,将手机关机,等你坐了几天火车,到达上海车站的时候,将手机丢进垃圾桶里,没有一点犹豫,去便利店买了包烟,点火抽了起来

   “噗!”

你第一次吸烟,被烟呛了几下,之后把烟丢了,去手机店买了一部新手机,找了一份配音演员的工作,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,你用十几年的时间学了一切,为了张起灵,下一个十年,你要为了你自己